北斗星小说网 > 魏武侯 > 第771章 魏侯入上洛1

《魏武侯》 第771章 魏侯入上洛1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希望各位朋友多多支持!!)

    魏侯四年九月初九,上洛东门旌旗密布,戒备森严。

    精锐士卒游弋于此,哪怕是天子出行,其排场也没有这么大过。

    但所有人对此都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这是魏侯来了,这位出行不就该有这个排场吗?

    此番魏无忌西行,共带有六万大军,其中两万武卒,再有便是步骑大军各两万。

    这股军事实力不可谓不强大,即便是招惹南边的楚国,那都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魏无忌暂时不会这么做。

    而这支力量相对周室来说,则更是无可战胜的存在。

    周室拿什么去对抗,凭借王庭卫军那几千人,还是凭刚刚组建起来的新军?

    而这两天,上洛都挺热闹的,跟随魏无忌而来的八个小诸侯的使者,在前两天已经依次入城。

    他们自不能跟魏无忌一起入城,他们只能先进城去等着,魏国的光可不是那么容易沾的。

    唯一得以追随魏无忌入上洛的,则是匆匆赶来的宋国国君宋襄!

    没错,在得知魏无忌要如上洛之后,宋国国君本人亲自来了。

    宋国一向与魏国交好,和之前的唐国一起都是魏国的头号马仔,所以此时魏无忌也愿意给宋国这个礼遇。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宋襄便是十足的识时务者,因为此时他正担任魏无忌马车的御手一职。

    堂堂国君,伯爵之尊位,居然甘愿给人当御手,这位宋国国君比肖子基还要无节操。

    但宋襄对旁人的指点浑不在意,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只有如此他才能保得自己平安,保得宋国社稷平安。

    “君侯威势,比之当初武王伐纣,还有盛上几分啊!”一边拉着缰绳,宋襄一边朝后边的车厢道。

    此时车厢内的魏无忌,正在闭着眼睛想事情。

    他现在所想,姬宵其实是最感兴趣的,因为魏无忌在考虑此番该控制的度。

    当听到宋襄的话后,魏无忌便道:“宋伯,寡人此番入上洛,是为朝觐天子,而非武王伐纣!”

    宋襄本就不是简单问话,所以魏无忌立即便反驳了他,这也算是给宋襄吃一颗定心丸。

    可能还觉提点不够,魏无忌便接着道:“世人若都做忠臣良将,便不会有武王伐纣之事发生了!”

    宋襄虽精明无比,但魏无忌这话却让他感到头大,这到底是提点自己做忠臣良将,还是在说魏国不会如当初武王那样伐纣。

    随后,马车内外便恢复了安静,宋襄本人也老老实实驾起车来。

    可当快要进入上洛东门时候,整个队伍却停了下来,这让驾车的宋襄很是不满。

    随后便见前方护卫的兵卒让开一条道来,一队身着冕服的周室大臣,缓缓向魏无忌车马走来。

    还未走到近前,便将郑大力打马来到道间,喝问道:“尔等何人?”

    被郑大力这莽夫一吓,那队大臣们都不自主缩了缩脖子,引得周边魏军兵卒一阵哄笑。

    周室大臣被几句话就吓到了,看来周室真的气数已尽,改朝换代的时机到了……魏军将领皆是如此想到。

    那么天下又有谁有这个能力去做改朝换代的事呢?在刚刚取得大胜的魏军将领们看来,也只有自己魏国了。

    周室大臣虽然胆怯,但其中为首那人却是安然不惧,引起了郑大力等人的注意。

    而这人此时更是上前两步,中气十足道:“我等皆受天子所派,特意来此迎候魏侯!”

    郑大力追随魏无忌日久,自然知道自己老板对周人的看法,于是他便开口调笑道:“原来是天子使臣,我还以为又是那些招摇撞骗的家伙,特意打扮光鲜来我大魏混饭吃的!”

    是的,因为天子的慎重对待,这支迎接魏无忌的使团队伍,特意新制作了朝服,在此时便显得过于华丽。

    郑大力这番话,引得周边魏军将领哄堂大笑,他们没想到国君身边的亲卫将领,却不是表面那五大三粗样的浑人。

    “你……”肖秉面色通红,他的怒火在胸腹激荡。

    一开始他便知道魏无忌来者不善,但第一次接触就遭如此羞辱,仍旧是肖秉没想到的。

    可即便怒不可遏,肖秉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不能发火,否则便会授人以柄。

    于是肖秉脸上重新挂上笑意,心平气和对高踞马上的郑大力道:“将军说笑了,我等受天子钦命,世人安敢冒充!”

    郑大力不由轻嗤,但他还是让开了道路,让肖秉一行得以继续往前。

    来到马车近前后,肖秉简单整理朝服后,才满是恭谨对马车拜道:“拜见君侯,臣受天子钦命,特来此恭候君侯大驾!”

    肖秉说完后,马车内却没回应之声,现场不由一片安静起来。

    现在是肖秉对魏无忌说话,郑大力等将领此时自不敢胡言,他们只能恭恭敬敬等着国君的应答。

    可当肖秉感到腰杆有些酸软时,马车内仍旧寂静无声,让他一度以为里面是不是没人。

    别人不敢说话,马车前面的宋襄心思却活泛起来,现在不就是他表现的大好时机?

    稍稍想了想后,宋襄便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来。

    只听宋襄冷声道:“君侯大驾,天子何不亲迎?”

    这话可就大逆不道了,作为臣子怎能要求君主来迎候自己?这是要造反吗?

    一个小小车夫而已,也该言及天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肖秉不由怒道:“你是何人?竟敢口出狂言,藐视君父?”

    面对肖秉的怒火,宋襄却是一片云淡风轻之色,只听他徐徐道:“寡人乃宋国国君,宋襄是也!”

    若是之前宋襄的话让肖秉感到愤怒的话,那么宋襄的这句话便让他感到震惊了。

    宋国可不是那些三流小国,那可是管有一郡之地的二等诸侯,实力比周室只强不弱,其国君居然甘愿沦为魏侯马夫?

    这可刷新了肖秉的世界观,堂堂国君该有的尊严在哪里?贵族集团的体面又在哪里?

    联想到前两日入上洛的诸国使臣,肖秉对马车内那位魏侯的恐怖威势,再次有了新的、更为准确的认知。

    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诸侯具俯首,这是周室日日所思所念却不能及的!

    “宋伯,世上只有以臣事君者,未尝有以君是臣之事!”肖秉脸色愤然道,这个时候他已经无法保持平静。

    甚至肖秉已准备豁出一切,哪怕不要自己这条命,也要维护君臣尊卑的体统。

    肖秉说的话很有道理,无论是宋襄所言,还是魏无忌入上洛的行为,严格来讲都是君臣乱序的表现。

    而魏无忌若要一统天下,便要重新确立起君臣尊卑等一系列体统,所以这时候他是不可能说肖秉所说是错的。

    所以,当宋襄正要再度挣表现的时候,魏无忌终于开口道:“既然天子派遣使者,便如天子亲临了!”
北京赛车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