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大唐不良人 > 第九十二章 长安不良人

《大唐不良人》 第九十二章 长安不良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天亮了。

    晨曦洒落安仁坊南闾,王府大门洞开。

    一队差役,闯入了府中。

    为首之人正是长安县不良人,陈敏陈十一郎。

    他面色阴沉,看上去非常严肃。在他身后,周良也手持横刀,面露紧张之色。

    不止是他两人,其他不良人也都是如此。

    在两人身边,跟着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男子。

    他进入王府之后,就厉声喝道:“万年县不良人办事,现在人等散开。”

    王敬直就站在大厅门口,用一种非常冷漠的目光看了那男子一眼,轻声道:“就算是高至行来我这里,也要恭恭敬敬向我行礼,你又算什么东西,敢这里大呼小叫?”

    高至行,万年县县令,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高士廉的次子。

    麻脸男子闻听,顿时一惊。

    王敬直冷冷道:“人,你们可以带走。

    但只要在我府里,那就要守我府里的规矩。

    王某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要想在我这里放肆……你,还没这个资格,懂吗?”

    他声音不大,总给人一种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感觉。

    但那麻脸男子却变了脸色,连忙躬身道歉:“是小人不知礼数,还请王君恕罪。”

    王敬直这个人,很低调,也不喜和人交往。

    但这并不代表他软弱可欺。

    王珪虽然死了,但他膝下一共三个儿子。王敬直最小,他两个兄长都在,都不是等闲之辈。加之王珪门生故旧众多,真要是惹急了王敬直,不用通禀李治,只他兄长和王珪那些门生故旧,就足以帮他摆平一切麻烦。更不要说,小小不良人。

    麻脸男子也知道,他闯了祸,于是连连作揖。

    王敬直眼皮子都不抬,看了陈敏等人一眼,道:“人在后面,你们去带人吧。

    不过说好了,他们是投案,而非你们抓捕。告诉裴行俭,最好做人要留一线。”

    “小人明白。”

    陈敏和周良等人,连忙答应。

    王敬直懒洋洋的看了他们一眼,慢慢转身走了。

    自有两个家仆走过来,为陈敏等人带路。

    “胡麻子,你找死吗?”

    “啥?”

    “人家是南城县男,虽说落魄了,但碾死你就好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跟着马大惟这么久,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进门就大喊大叫,老子拦你都拦不住。”

    “习惯了,习惯了!”

    麻脸男子露出尴尬之色,轻声道:“不过这王县男不简单啊,刚才他看我一眼,我汗毛都乍起来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真吓人,他那眼神冷的,不似人的眼神。”

    “你可闭嘴吧。”

    陈敏忙骂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在前面带路的家仆。

    “胡麻子,你想死别连累我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胡说八道,小心被人听到。”

    麻脸男子闻听,立刻捂住了嘴巴。

    后院里,狄仁杰已穿戴整齐。

    当陈敏等人出现的时候,他不慌不忙迎上来,道:“我就是狄仁杰。”

    “啊,狄郎君别来无恙。”

    陈敏等人和狄仁杰不算陌生,之前处理玉枕案的时候,曾有过一段合作。至于周良,和狄仁杰更熟了。虽然他们名义上是来抓人,可实际上用‘请’可能更合适。所以,他们更不敢怠慢,忙上前行礼。

    陈敏道:“狄郎君,请随我们走吧。”

    “好!”

    话音未落,一旁跨院的门,开了。

    明空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外面的官差,先愣了一下,旋即目光向狄仁杰看了过去。

    眉心一蹙,她立刻就明白过来。

    “法师,咱们总要面对这些事情的。”

    “我明白,怀英你可真是……我就是明空,等你们已多时了。”

    明空说完,又道:“不过,你们来的早了,我要收拾一下,请你们在这里稍候片刻。”

    “法师请自便。”

    胡麻子拉着周良,低声道:“现在长安县不良人抓人,都这么客气了?”

    “麻叔,你可真是在万年县做傻了。

    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法师是先帝遗孀,那位狄郎君与我们县尊是世交。他们之前犯案,本就是迫不得已。现在风头过去了,人家来投案,我们怎又敢放肆?”

    胡麻子是长安县人,原来是长安县不良人,后被马大惟挖到了万年县。

    他搔搔头,轻声道:“我还以为……那用不着咱们不良人来吧。

    三班衙役都他妈的死绝了不成?这种案子,哪里用得着咱们出马,有点不必要吧。”

    “你可闭嘴吧,难道不知道昨天那场暴动,三班衙役都出去维持治安了。

    也就咱们清闲一点,不让咱们来,难不成让县尊亲自来?”

    “也是!”

    胡麻子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陈敏目送明空回了跨院,目光再次落在了狄仁杰身上。

    “狄郎君,阿弥……”

    “阿弥不在这里,我带你们去。

    不过,你们最好别乱来,否则出了变故,我可拦不住他。”

    “狄郎君放心,阿弥是我晚辈,我怎地都不会对他动手。”

    狄仁杰点头,迈步就要带路。

    这时候,明空背了一个小包裹从跨院出来,看着狄仁杰道:“怀英,你还是先走吧。我带他们去见阿弥……放心吧,阿弥不会乱来的,他是个聪明孩子。只是你,莽撞了!我其实已经劝过他了,结果你却……他视你为兄长,你去了,反而不美。”

    狄仁杰犹豫一下,点点头,没有坚持。

    “周良,你带人,陪狄郎君先回去吧。”

    “喏!”

    周良忙答应一声,带了几个不良人上前,簇拥着狄仁杰往外走。

    “法师,阿弥可还好吗?”

    “他很好,你不用担心。

    不过一会儿到了那边,你们在外面等着,我去和他说。怀英有些莽撞了,我原本就想这两日带他去投案,没想到你们却来了。我只是害怕,他心里会不舒服。”

    陈敏闻听,顿时松了口气。

    他和苏大为合作过,虽然并不清楚苏大为是异人,但也知道,苏大为的厉害。

    如果不是苏大为投案,让他带人抓捕的话,陈敏心里也会发毛。

    苏大为的住处,在后花园边上。

    明空带着陈敏等人来到跨院门口,径自进入。

    胡麻子看的有些莫名其妙,凑上前道:“十一哥,有必要这么客气吗?”

    “一个阿弥,能杀了这里所有不良人,你说呢?”

    “阿弥?有点耳熟啊。”

    “三哥的儿子,想起来没有?”

    胡麻子闻听,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相信,道:“我记得阿弥好像还没成人吧,有这么厉害?”

    唐代,男子二十二岁方算成丁。

    当然了很多时候人们也不会算得那么清楚。

    加上古代人的年龄计算很复杂,虚一岁,虚两岁,甚至虚三岁的情况都有,所以十八九岁出来做事的情况,也非常普遍。

    陈敏道:“要不,一会儿你试试?”

    “我?”

    胡麻子想了想,摆手笑道:“十一哥你可害我,麻子我虽然算不得聪明,但也不傻。你都这么说了,我才不会上当。再说了,论辈分我是他叔,怎可能和他动手?”

    “你这家伙,跟着马大惟那老东西就学会了耍嘴皮子。”

    “没办法,这几年长安变化大,几乎没什么人愿意做不良人。

    不学聪明点,可活不长久。对了,昨天那场暴动,长安县那边情况如何?我们这边,折了三十多人。马帅快疯掉了,正想着怎么添加人手,你们可要小心点。”

    “得了吧,我们那边情况更糟,几乎折了一半还多。

    三班衙役也死伤惨重……还有,我们江帅也战死了,快手那边的杨义之受了重伤。马大惟要是敢来挖人的话,我们县尊会立刻翻脸,说不定找去你们县尊说理。”

    “这么惨?”

    “可不,衙门里现在都忙成一锅粥了。”

    “老江也真倒霉,刚坐上不良帅,就……不过,这样一来的话,十一哥你不就有机会了吗?”

    “我?”

    陈敏连连摇头道:“让我抓人杀人可以,让我和那帮子团头打交道,我不行。

    其实,我倒是觉得周二郎不错。可惜这小子资历太浅,估计也轮不到他。弄不好啊,县尊会从外面请人。我们现在也心里没底,不晓得会是什么人过来接手。”

    胡麻子听了,也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万年县这边就好一些,马大惟老奸巨猾,他在位一日,大家也就老老实实。

    不过,这老家伙太狡猾了。

    当初把胡麻子骗过了,说好了过几年就交班给胡麻子。

    可现在,几年又几年,老家伙身子骨越来越壮实,等他交班,恐怕是不太容易。

    胡麻子也想开了,马大惟在位其实也不是坏事。

    他八面玲珑,可以摆平所有的麻烦。而胡麻子只要安心做事,每月的收入一文都不会少,也不需要太操心。反正,他已经不想以后了,再做几年,就可以退了。

    就在陈敏和胡麻子交谈的时候,苏大为也穿好了衣服,和明空并肩出来。

    黑猫,蹲在他的肩膀上。

    黑三郎跟在苏大为的身边。

    雪狨老老实实的蹲在黑三郎的背上。

    “阿弥!”

    陈敏见苏大为出来,忙快走两步,迎上前来。

    “十一叔,别来无恙。”

    听苏大为的语气,陈敏就放心了。

    这说明,至少可以不用动手。

    他可是见过苏大为出手,当初他们抓捕姜隆等人的时候,如果不是苏大为,他就要栽进去了。如果苏大为要反抗,正如陈敏刚才对胡麻子说的那样,估计团灭

    “阿弥,还好吧。”

    “我很好!”

    苏大为看了一眼胡麻子,不认识。

    至于陈敏身后的那些不良人,倒不是很陌生,都是以前的袍泽。

    “十一叔,我跟你走。

    不过要麻烦你一件事,三郎它们,要麻烦你费心。

    它们都很乖的,你不用管它们饥饱,只要给它们一个安身之处就好,它们会自己觅食。”

    陈敏闻听,有些哭笑不得。

    我来抓人,结果要带一群动物回家养着?

    不过,他认识黑三郎,知道黑三郎很乖,所以并不担心。

    “放心吧,我会帮你照顾它们。”

    “还有,我有一个小妹妹,在鬼叔那里,也烦劳你通知一声,拜托鬼叔多费心。”

    “行!”

    这要求并不过分,陈敏自然不会拒绝。

    “妹妹?阿弥,什么时候你又有了一个妹妹?”

    明空在一旁问道。

    “就是聂苏,之前灵宝寺的沙弥,姐姐你应该认识。”

    “聂苏?”

    明空一愣,轻声道:“她竟然还活着?”

    “嗯。”

    苏大为道:“昨天我忘了说了……是她发现了明真的阴谋,然后被明真的侍鬼追杀。

    我也是在偶然机会遇到她,就把她带在身边。

    昨日,我在路上遇到了鬼叔,就让她先跟在鬼叔身边。”

    “原来如此!”

    明空恍然,没有再追问。

    不过这内心里,对聂苏却产生了一种莫名好感。

    以前在灵宝寺的时候,聂苏很乖巧,经常帮她干活,她也不算陌生。而现在,灵宝寺已经没有了,寺里的僧尼,只她二人活着。更何况,她还是她弟弟的妹妹。

    这些因素加起来,虽然没有见到聂苏,可明空对她的好感,却已是激增。

    “十一叔,咱们走吧。”

    苏大为神色坦然,对陈敏道。

    陈敏也松了一口气,挥手示意身后不良人让开一条路,道:“法师,阿弥,请吧。”

    苏大为和明空也不客气,迈步就走。

    黑三郎跟在两人身后,亦步亦趋。

    “十一哥,你这样子不像是来抓人。”

    “怎么?”

    “我怎么觉得,你们是保护他们出行呢?”

    陈敏愣了一下,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苏大为和明空,也忍不住笑了。

    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

    “麻子,闭嘴吧。”

    “好好好,我闭嘴。”

    胡麻子咧嘴偷笑,不再开口。

    一行人来到前院,却被王敬直拦住。

    他手里拿着一本书,走到了苏大为的面前,递给了苏大为。

    “大兄,这是……”

    “昨天我提到这本书的时候,发现你好像很感兴趣。

    这本书,是当初家父留下来的,我也是闲来无事,喜欢翻阅,对我并没有太大用处。倒是你,以后免不了要面对这些。看看吧,多了解一些,终究是一件好事。”

    说着,他把书递给了苏大为。

    苏大为接过来,扫了一眼。

    就见封皮上是一副水墨画,上面写着五个苍劲大字:百诡夜行录。
北京赛车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