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女校小保安 > 第5252章 辩驳

《女校小保安》 第5252章 辩驳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但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闻人元武骑虎难下,自是不能够退缩。

    否则一旦引起女皇的猜忌,那他们家就糟糕了。

    “公主,我不知道你们探查黄余案件的进展如何,但我在外面的确听到有人在讨论朱雀学院的预备院长要趁机拿下我儿子的消息,否则我也不会如此着急。”

    “何况在学院里,他就多次与立辉起过冲突,甚至还有一次,杨逸风罚我儿子去打扫厕所,他这不是对我,乃至对闻人家族的侮辱?你身为神雀城的公主,不替闻人家族说话就算了,何必要处处跟立辉过不去?他可是你的表弟啊。”闻人元武气坏了,以此表露他的不满。

    “我向来帮理不帮亲。”闻人妍儿冷冷道,并没有因为闻人元武是女皇的弟弟,她的舅舅,就产生放宽标准。

    “妍儿公主刚才所言均是实情,女皇大人稍加探视,便可知道真假。但的确在这个档口,你们父子前来阻止我们调查案件,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你们是故意为之,难道是你们是在心虚,担忧我们抓住那名下毒者,你们的罪行会败露吗?”杨逸风厉声指责。

    “杨逸风,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你纯粹就是诬蔑,想要诬陷我和女皇大人之间的关系。”闻人元武紧张的不得了,赶紧训斥。

    “杨逸风,你狡诈多端,你当然是不会承认你侮蔑我,想要利用黄余一案对付我。如此,你采用这般说法,反倒是显得手段高明些,好证明此事并非你所为,如此那些言论更加说服力,好像我真的与黄余被杀一事有关系似的。”闻人立辉怒声道。

    “但是杨逸风,你想不到,我们会把矛头指向你,甚至也未想到今日会把事情闹到女皇这里!杨逸风,男子汉大丈夫,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何必婆婆妈妈找各种理由?”闻人立辉跟杨逸风杆上了。

    心底,他也认定就是杨逸风故意散播谣言的。

    想要将黄余被杀的事情安在他的头上。

    杨逸风冷哼,懒得在这里跟闻人立辉,闻人元武辨别。

    “女皇,事情究竟是不是我做的,你只要派人去探查即可,但现在追查下毒凶手迫在眉睫。一旦让凶手跑了,或者是被幕后黑手给杀了,到时候我们的线索可就全断了。”杨逸风想要离开此地,抓紧去办正事。

    女皇蹙了蹙眉,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既然如此,那……”

    “姐姐,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这可是相当大的事情,我儿子不明不白得被冤枉了不说,难道事关公主清白的事情,你也不想弄清楚了?”闻人元武不想这么轻易放过杨逸风。

    杨逸风眉头一皱,“事关妍儿公主的清白?这是什么意思?”

    闻人妍儿脸色冷冰冰,眉头拧成一团更想弄清楚缘由。

    女皇的脸色刷地一下沉下来,好像此事已经触碰到她的逆鳞。

    “杨逸风,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可否对我女儿有过不尊重的言行。”女皇怒声质问,语气充斥严重不满。

    杨逸风一脸疑惑,拧紧眉,淡定问道,“我对妍儿公主,向来彬彬有礼,从未有过不当的言论,行为,何来不尊重?”

    “母皇,你这是听谁说的?我和杨公子是清清白白的,我们……”闻人妍儿着急解释。

    “住口!现在我在问杨逸风,没问你。”女皇发火了。

    闻人妍儿更加着急了,但她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说话,越是对杨逸风不利。

    “之前,立辉曾言亲眼见过你轻薄过公主,可有此事?杨逸风,你也太大胆了,居然对我女儿不敬,你也太不把我皇族放在眼里了。”女皇震怒无比。

    闻人立辉?杨逸风眉头一拧,下意识看向闻人立辉。

    “看什么?难道那天在学院不是你抱着妍儿公主?当时她还莫名其妙头晕,在我看来,就是你使得诡计,想要以此占公主便宜,迷惑公主的。我当时戳穿你,你就大发雷霆罚我去扫厕所了。”谈起来,闻人立辉眸子含着猩红,想吃杨逸风的心都有了。

    “原来是这样。”杨逸风冷哼,从头到尾并未显得着急,反而淡定的不像话。

    这反倒是让闻人立辉,闻人元武没底了。

    “你有什么可解释的?你可知道此事一旦闹出,会对妍儿,对神雀城,对闻人家族造成多大,多恶劣的反响?”女皇生气质问,眸底含着浓郁的警惕。

    “女皇,就算是我杨逸风愿意,但妍儿公主愿意吗?你此举不仅看轻了我,也更加看轻了你的女儿。”杨逸风摇摇头,眸子涌上的是失落。

    女皇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看着杨逸风,“你这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和妍儿公主一直以来都是以礼相待,上次在学院,我和她不过就是打个招呼,途中我们聊了几句,妍儿突然感觉头疼不已,女皇知道我会医术,我给妍儿公主诊治,了解情况,必然需要探脉,有身体接触,但我当时是个医生,这能说明什么?”杨逸风沉沉道,眸底涌动是相当不满的情绪。

    “那你为何要责罚立辉?采取的还是这么侮辱人的行为?”女皇再问。

    “那是因为闻人立辉有错在先,他不仅迟到,还公然对我不满,对妍儿公主不满,更是对妍儿公主数次出言不逊,难道我作为朱雀学院的预备院长不该惩罚他?”杨逸风脸色冰冷,言行举止透露些许的不快。

    “母皇大人,这是真的,当日我感觉头痛欲裂,幸得杨公子在身边,我才能够得以压制,谁知道闻人立辉上来就是一通污蔑和指责,我自然生气。”闻人妍儿表态了。

    “女皇也可以去学院看看,查看相关记载案例,闻人立辉违反规则,被采取的措施已经很多了,罚抄,罚站,罚跑圈等等已经尝试一遍了,为此这才想出这种主意,但那也是象征性的让他劳作,我做些的目的并不在于惩罚他为乐,而是希望他能够吸收教训。争取不再犯。”杨逸风冷冷道。
北京赛车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