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倾城蜜爱:佛系老婆已上线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没资格

《倾城蜜爱:佛系老婆已上线》 第一百九十六章 没资格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听鞠美婷提到这件事情,图昌文瞬间心虚了不少,虚张声势道:“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了,怎么突然翻起旧账来了?”

    “我就是想看看一个人如果真的偏心了,他的心能够骗到哪里去。”

    鞠美婷朝图昌文看了一眼,那一眼藏着无数的感情,同样也藏着无数的痛恨,就是鞠美婷自己可能也说不清楚那一刻她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什么情绪。

    就是这个男人呀,在她年轻的时候出现,他有着最英俊的外貌,最动人的嗓音,最能让人倾心的甜言蜜语和能够让人轻易相信他的那份迷惑。

    就是那一场场遇见,那一场场男人精心准备的“意外”让她感觉到了怦然心动,并且不顾家里的阻挠嫁给了他。

    是的,他们的恋爱和婚姻的前几年都很甜蜜,甜蜜到鞠美婷都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后来果然,美梦归根到底还是梦,戳一戳就变成泡沫碎掉了。

    还是一样的脸,还是一样的人,但那份感情瞬间变味,那个男人身边也出现了让她刺痛的身影。

    鞠美婷甚至都想在心里笑自己,这到底是在不死心什么呢?她到底又是在怀念什么呢?她爱的那个人早在时光当中不见了。

    在看到现在站在面前的图昌文眼里闪过的那一丝惊艳之后,鞠美婷突然意兴阑珊了起来。

    “如果你要为了成业来找我儿子麻烦,那我就劝你省省吧。你要为你儿子做主,那我倒也是想问问你,青宸他不是你的儿子吗?你又是怎么对他的?当年他的走丢,你真的心里没有数吗?”

    “还有这么多年,米田他们母子对我们母子是什么态度?是什么想法?你这个做丈夫的,做父亲的是真的一点也不清楚吗?”

    “你只是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遮住了自己的耳朵不闻不问,假装欺骗自己吧。”

    见到图昌文的哑口无言的样子,鞠美婷瞬间有些想笑,她还有更多的东西都没有说出来,这个男人就已经是现在这个反应,这顿时让她觉得无聊了起来,接下来的那些话也不想说了。

    但是米田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

    老嬷嬷在鞠美婷出现的时候就一直关切的看着她,生怕她看护这的小姐又因为面前这个男人而心伤了。

    但看到此刻鞠美婷将图昌文这个男人用几个问题问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老嬷嬷又有些欣慰,又有些为她觉得不值得。

    于是她也忍不住说道:“图大老爷,这么多年你真的是做错了。”

    “嬷嬷别说了。”

    “不,我要说,我一定要说!大老爷,你是不是觉得娶了一个女人给她名分就够了。但你当年是怎么向我们小姐发誓的,这些你还记得吗?”

    图昌文的脸上冒起虚汗,他最怕别人说起当年。

    当年,当年,当年早就过去了好不好!

    但在鞠美婷的面前,他这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张着嘴巴但哑口无言的他看着真是滑稽无比。

    老嬷嬷是看护了鞠家三小姐一辈子的老人,望着鞠美婷,她的目光慈爱又温柔,“图大老爷,你知道这些年来米田那个贱女人做了些什么吗?你以为你找到身边的那个女人,真的像她表现出来的这么柔弱吗?”

    老嬷嬷冷哼一下,“她可真是不得了了,都想把手伸进我们这里了呢。要不是我们用的都是鞠家的老人,说不定还真的会被她给得逞了。”

    “你知道她想干什么吗?她想给我们小姐下毒呢!”

    图昌文一脸震惊地看着鞠美婷还有她身后的老妇人,包括站在角落里的灰色袍子的中年男人用一种同样冰冷的眼睛看着他。

    “大老爷,你应该也不知道吧?您一直认为安分守己的女人曾经抱着自己的私生子还在我们小姐面前耀武扬威呢。”

    “就是青宸少爷小时候的走丢,你就一点也没有怀疑过吗?怎么就真的这么凑巧?找不走丢晚不走丢,就非得在这个女人进入了图家,生下了自己的儿子之后,我们的小少爷就丢了呢。”

    说到这儿,就是老嬷嬷都义愤填膺了起来,她一直因为鞠美婷的态度觉得愧疚图青宸,现在又听到图昌文这个做父亲的想要抹黑自己的儿子,她瞬间就坐不住了。

    “行了,别说了。”鞠美婷叫住还想说什么的老嬷嬷。

    她那一双已经不再年轻的眼睛里笑了一下,那丝笑容中充满着深深的苦意,“嬷嬷别说了,你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有的人眼睛不瞎,但是他的心已经盲了。”

    因为鞠美婷的这一番话,小楼里瞬间陷入了安静的氛围之中。

    图昌文一直想要爆发,却又处于劣势之中,明明他才是带着多么下人并且气势汹汹前来的那一方,但在鞠美婷的面前,他却像是孩子见到了家长一般,有再多的话、再多的怒气也发不出来。

    相反,他更希望女人能将她的目光多一些的投注到自己的身上。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的目光中甚至流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而鞠美婷则像是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般将脑袋别得过去,“图昌文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说着,她又笑了一下,“而且你的打算本来就错了,你不是个称职的父亲,我同样也不是个称职的母亲。青宸能有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他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如果你指望着从我这里能让他受挫的话,那你就想错了。”

    在图青宸那个孩子身上谈什么父母情深,鞠美婷只要想一想,都觉得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好像是被她这句话给打败了,图昌文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找不到留下来的借口,他的目光在鞠美婷身上流连了一阵之后就狠狠踹了一脚客厅里的凳子,一言不发地板着脸走了。

    等到图昌文他们几个离开了,老嬷嬷看着鞠美婷的样子欲言又止道:“小姐,我看大老爷他好像不像是对你忘情的样子,你们……”

    “嬷嬷你别说了,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吧。”

    鞠美婷下意识地摸上了手上的佛珠,她的心里一点也没有因为老嬷嬷的话而感到震动,相反她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可怜。

    这些年被一叶蔽目的人也不止图昌文一个,她其实又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立场站在这里去声讨那个男人呢?
北京赛车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