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兔子必须死 > 第38章 这是湘妃竹?

《兔子必须死》 第38章 这是湘妃竹?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老骗子直接来了一句:“滚!”

    秦寿歪着脑袋道:“你确定不拿出来了?”

    老骗子坚定的点头。

    秦寿叹了口气道:“猴砸,交给你啦!”

    孙悟空扛着金箍棒就走了过来,老骗子果断掏出一节带着碧玉竹子,竹子上有血色泪痕,然后直接扔给了秦寿。

    秦寿嘿嘿一笑道:“猴砸让你去说话,你掏出棍子干啥?来来来,大家好兄弟,坐下聊。老骗……咳咳,太虚真人,来坐,别生气了,哈哈……”

    老骗子现在连看他的兴趣都没有了,而是侧目看着华重尧,他总觉得这老头有点眼熟,但是怎么都没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华重尧看了一眼兔子手里的湘妃竹,摇头道:“假的。”

    “不可能!”

    秦寿还没说话呢,老骗子已经跳了起来。

    秦寿跟着点头道:“兄嘚,这真不太可能。你要说这是偷的,我信;你要说这是假的,我不信!这老家伙别的本事没有,骗人的本事还凑合,算是半个祖宗。他骗人不稀奇,被什么东西骗了,我是不信的。”

    老骗子闻言,横了秦寿一眼,他也不知道这死兔子的话算是表扬他呢,还是在骂他。

    华重尧呵呵笑道:“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真正的血竹,并非如此模样。”

    老骗子不信邪的道:“不是这样,是哪样?”

    华重尧微笑着端起茶壶给他自己倒了一杯水,老骗子眉毛顿时挑了起来,刚刚他拿壶的时候,壶里可是没水的,怎么这会就有了?

    秦寿也皱起了眉头,明明他从壶里喝的是水,怎么倒了老头手里倒出来的就是茶了?

    秦寿、老骗子、孙悟空三人下意识的对望了一眼,知道,这老头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那是什么人?

    修士?仙人?妖魔鬼怪?

    不管是什么,以三人的眼力总应该看出个一二三才对啊!

    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也不是吃素的啊!

    可是就算是孙悟空,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一向慧眼识人,四处行骗的老骗子也是微微摇头,表示看不穿,看不透。

    三人看不透的人,那就有点吓人了!

    秦寿忽然一拍脑门,脑袋上冷汗唰的就下来了!

    华重尧?华重尧?

    我曹!

    倒过来念不就是姚重华么?!妈的,这家伙是舜帝啊!

    老骗子也回过味来了,不过这老骗子不愧是行走多年的骗子,面对舜帝,他还是稳稳的坐在那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吓得不会动了,还是真的稳。

    倒是孙悟空,天不怕地不怕,天都敢打上去,何况是一尊大帝?

    再加上这猴子出世时间短,虽说有四百年,但是这四百年不是在山上修炼,就是在石头下压着,不见天日,所以论见识还远不如兔子。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所以猴子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说有,就是有点好奇而已。

    兔子则是浑身冒冷汗啊,尤其是想到之前他跟着老头说的话,他可是喊过要当人家祖宗的……

    秦寿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看了看华重尧那似笑非笑的脸,他知道这老头没生气。

    秦寿干咳一声道:“嗯,老……”

    秦寿尴尬了,他忽然不知道该咋称呼对方了。

    叫老兄?这不对,之前他都喊过人家兄弟了。

    叫老弟?估计出了山门,就要被有虞氏的子孙打死了。

    叫老前辈?那不是点名了,自己知道对方身份了么?万一人家在玩躲猫猫,被识破身份后心情不爽,给他一巴掌,他估计就挺过去这一巴掌了。

    思来想去,最终这兔子还是发挥了光棍精神,一梗脖子,心说:爱Tm咋地咋地吧,兔爷我就这么叫了!

    于是秦寿道:“兄嘚……”

    此话一出,正在将金箍棒塞回耳朵里的孙悟空,差点用力过猛,吧金箍棒捅脑子里去……

    老骗子更是一个跟头就摔在了地上,慌张的爬起来道:“咳咳……你刚刚说啥?”

    听到这话,秦寿倒是有点感谢这老骗子了。

    老骗子耳聪目明,跑路比谁都快,这老家伙不可能听不清秦寿刚刚说了啥。现在故意装傻充楞,装作秦寿在跟他说话一样,这是在保秦寿了。

    不过秦寿这破脾气,想通了就是想通了,谁也拉不回来了。

    秦寿想的很明白,既然第一声对方没打死他,那他就继续叫下去吧。以后谁在跟他装逼,他直接说我哥是舜帝!

    以后就有靠山了。

    如果舜帝不同意,那他认错就是了。

    舜帝不是德育天下么?他不信一个有大德的人,会跟他一只兔子过不去。

    想到这,秦寿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德?大德?

    秦寿下意识的想到了天上的那位整天以德服人的师父,如果舜帝也是这种以德服人德行天下的话,秦寿忽然觉得自己随时可能被锤死……

    不过秦寿还是梗着脖子道:“我跟我兄嘚说话呢,没跟你说。”

    然后秦寿不给老骗子捣乱的机会,直接问华重尧道:“兄嘚,你说这是假的,那真的啥样?”

    华重尧捏了捏胡须,笑道:“你们稍等。”

    说完,华重尧走进了木屋。

    他才走进去,老骗子一把揪住秦寿的胸口,结果毛太厚,没抓住。

    老骗子不得不揪住秦寿的兔耳朵,一字一顿的道:“死兔子,你知道他是谁么?”

    秦寿点头。

    老骗子继续传音道:“你知道,还乱喊?你管他叫兄弟?那你岂不是姚伯符他祖宗?你信不信你出了这门,姚伯符就找你拼命?”

    秦寿却不以为然的道:“那咋办?之前喊都喊了,难道半路还来个不认账?反正干都干了,其他的将来再说吧。嗯,也可以个认个的互不掺和。当然,他要找我拼命,我就当他祖宗!我还不信了,他还真敢欺师灭祖!”

    老骗子听到这话,一时间也是无话可说,按照他对姚伯符的认知,那是一个非常孝顺的人。

    如果舜帝真认了兔子,那姚伯符真有可能叫他一声祖宗,想到这,老骗子竟然还有点小兴奋,小开心,还有点急不可耐的出去见见姚伯符的小冲动。

    到时候,最好的结果就是他是姚伯符祖宗的朋友;最差,他也能看到姚伯符胖揍一顿兔子。

    貌似无论结果怎么样,他都不亏。

    正当老骗子美滋滋的算着未来呢,房门开了,华重尧手里拿着一根乌漆嘛黑的竹棍走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道:“这才是湘妃竹。”

    看着那乌漆嘛黑,还冒烟的湘妃竹,秦寿都没好意思伸手去摸,而是用老骗子的血竹捅了捅,结果湘妃竹上掉了不少黑灰。

    秦寿忍不住问道:“兄嘚,你是不是平时用这玩意烧火来的?”
北京赛车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