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逍遥大明医 > 第32章 高深莫测

第32章 高深莫测

 好书推荐:
    “少爷,您这是怎么了?”云家小仆见到云天嵩忽然蜷缩在地上打滚抖,吓得亡魂皆冒,赶紧过去搀扶。

    苏小煜见到云天嵩犯病了,便道:“快,服用我配得那秘药。”

    “哦,好。水,快端说来。”

    一边的姑娘们回过神来,赶紧将茶水递来。云家小仆从云天嵩手中接过药瓶,将指甲盖大小的药丸倒出来,这药丸都是用蜂蜡包裹好的,所以药香并未散逸出来,看上去黑不溜秋的,倒也看不出什么来。一边的高武眉头一挑,道:“什么秘药,拿来我看看。”

    云家小童看了眼苏小煜,见他没什么反应,便将药瓶递给高武。

    高武倒了颗药丸在掌心,眯缝着眼,喃喃道:“药丸制得倒是不错。”他拿起那颗药丸,用手轻轻捏开,放在鼻尖嗅了嗅。

    “主药柴胡,有陈皮,至于其余的药,倒是闻不出来了。”

    苏小煜眉头一挑,这老家伙还真有两把刷子,这药丸都是将各类药都融合起来了,居然还给他猜出了当中的两味,说道:“此方名为柴胡疏肝丸,制成药丸,便于服用,主治肝气郁滞。”

    高武点了点头,道:“这东西你制的?”

    苏小煜摇了摇头,这是任务奖品,他哪里会制药?

    高武也没问东问西,说道:“这病,还瞧不瞧了?”

    云天嵩服下药后,勉强被小仆扶到了椅子上,捂着腹部,额头冒着汗,点头道:“看……看……”

    “谁先来?”高武一副叫花子的打扮,在绣墩上一坐,姑娘们都纷纷朝后退却,都不想让高武瞧病。

    见到高武这样穿得破不溜丢的样子,她们宁可相信江湖游医,也不愿相信这样的乞丐会医术。这碰巧治好了也就罢了,治不好算谁的?

    云天嵩额头虚汗直冒,伸着手,道:“我……先来!”说话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眼苏小煜,毕竟苏小煜这样的“三无”大夫,云天嵩心里难免是没有底的。若是高武和苏小煜不认识,云天嵩八成不会开着口,但是方才他听到苏小煜喊高武师父,这就不伤大雅了。徒弟看不来,找师父看,这也不难为情。

    “手来。”

    云天嵩将手伸出来,高武那鸡爪似的枯手朝白皙的肌肤上一搭,形成鲜明的对比。

    高武单手捋须,眼皮耷拉着,“肝火过旺,气郁凝结,肝病倒是不假。”

    “那服用小苏大夫这秘药,可行?”

    “尚可。”

    云天嵩眉头一挑,道:“尚可?那就是说还有更好的?”

    苏小煜看到高武一副傲娇的模样,比起自己大父还嘚瑟的神情,便翻了翻白眼,这老家伙们是不是都这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傲娇脾气。

    高武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云天嵩以为是自己诚意不到位,从袖子里掏出一锭大银子来,忍痛挤出一丝笑容,道:“不差钱。”

    原本苏小煜以为,这高老头会人情世故地推辞几下,才把这大银锭塞入腰包,没想到高武很不客气地将银锭收入囊中,慢条斯理地说道:“倒不是银子不银子的问题。”

    云天嵩和苏小煜都一脸鄙夷地看着高武,不是银子的问题,那您老还这么爽快地收钱,真是服了这厚脸皮。

    “还请老先生明示。云某受此病痛久矣。”

    高武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根银针,云天嵩还没反应过来,这银针便扎入了他的腕背。

    “嘶!”

    云天嵩抽了口冷气,眉头微皱,然后又松了下来。

    “唉?这……”云天嵩瞳孔睁大,有些惊愕地看着高武,“您……您是怎么做到的?”

    高武嘴角浅浅一笑,道:“此为阳池,一般的针灸,直刺半寸,可生阳气,沟通表里,然你这病,乃阳气过旺而致,老夫这手走针,逆其道而行之,乃泄阳解气之效,所以你这痛状便消失了。”

    “神……神医啊!”云天嵩手里还扎着针,全身颤抖地看着高武,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神奇的阵法。云家作为杭城大户,为了云天嵩这个病,请了大大小小的大夫不计其数,扎针也是多如牛毛了,然而就是不奏效。云天嵩以往都是静养半月,才能缓过气来,如今被这高武一针就治好了,能不瞠目结舌?

    一旁乘风凉的庞月如也被吓了一跳,有些怀疑,这云天嵩不会和这老头玩仙人跳吧?这一针下去就不疼了?自家老爷子医术高明,也没有这么厉害的手段吧?

    怀疑、震惊,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苏小煜是唯一一个打从那枚银针出现在高武手中,就一眨不眨地盯着看的旁观者。自打那次高武小露身手之后,苏小煜就一直很想再睹这神奇的针法,所以这次,他几乎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来看高老头是如何施针的。

    短短的一刹那,他居然产生了一种幻觉,那便是这针,居然模糊了!

    这是有多快的手法?他虽然看不清那根银针,但是看得到高武在下针的时候,那手法,来回变动轻转了好几个姿势。一般的大夫,施针的时候,哪里敢如此大胆地转动手腕?都是小心翼翼地沉住气,用两指轻捻,将银针送进去的,根本不像高武这样招式古怪。

    更加让苏小煜惊骇的是,如此大的动作,云天嵩居然没有一丝喊疼。

    在苏小煜还没回过神的时候,高武便收了针,缓缓说道:“服用这小子开的柴胡舒肝丸,也有此效,就是慢了些。然而你年纪尚青,泄阳之法,也是治标不治本,只能暂缓你的痛苦罢了,还得慢慢调理身子。”

    这也就是高武又点头又摇头的意思。虽然他的医术精湛,但也没有到那种一针痊愈的恐怖层面,若真是有如此厉害的手段,估计全天下都要为之震撼了。

    云天嵩连忙起身,拱手一礼,道:“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还未请教先生高姓大名。”

    “老夫就姓高。”

    “额……高老,晚生这厢有礼了,若是您愿意,云家愿意以千金之禄,奉请老先生坐镇余庆堂。”云天嵩并未穷追猛打地问出高武的姓名来,这样的绝世神医,都有自己的脾气,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不想说的时候,你给钱,人家都懒得说一个字。

    “余庆堂!”苏小煜回过神来,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堂号,顿时脱口而出,“可是医圣张仲景所留的那间……”

    苏小煜话还未说完,高武便云淡风轻地吐出三个字来。

    “没兴趣。”
北京赛车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