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小说网 > 逍遥大明医 > 第26章 真的虚

第26章 真的虚

 好书推荐:
    庞姨娘自然有些羡慕地看了眼张婶,女人嘛,都懂的……什么金枪银枪,都抵不过一杆持久的好枪!然而老张和苏炳恐怕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子心里的那些小心思,这个时候,更在乎的是,究竟老张有没有病。

    苏小煜扒拉了几口稀饭,坐在边上看大戏。他倒是不在乎,反正按照自己的判断,情况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再有什么变故,自己顶多被骂两句,小孩子嘛,童言无忌,更何况大夫还有误诊的时候呢。

    苏长年一听苏炳要考验他一番,便有些紧张地问道:“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老张说道:“腰背酸痛,哦,对了,还有四肢畏寒。”

    苏长年说道:“将手递来,我给你把把脉。”单单腰背酸痛,苏长年恐怕就要直接给老张贴膏药了,一听四肢畏寒,就想着把把脉,看看有什么其他病症没有。

    “好。”老张将手伸了过去。

    苏长年搭着脉,沉思良久,又问道:“不是说四肢畏寒吗?这不挺热乎的?”

    “大哥,这个天气手脚冰凉的,恐怕就只有死人了。”苏小煜翻了翻白眼,实在忍不住吐槽道。畏寒,不代表这手心就是一直冷冰冰的,还得看天气变化。

    “你别说话!让我大侄子好好诊断!”张婶已经不相信苏小煜的鬼话了,一听苏小煜又要胡说八道,赶紧打断道。

    苏长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尊重一般,自鸣得意地瞅了苏小煜一眼,继续说道:“爹,以我看,这老张叔恐怕不是什么肾阳虚引起的腰酸背痛,怕是搬东西伤到了筋骨,多加热敷,再贴几贴咱们苏庆堂的镇伤膏,估计就可痊愈了。”

    张婶笑道:“唉,我就说嘛,还是我大侄子说得在理,不像某些小棺材,胡说八道。”

    “我不过实话实说,腰痛可因外伤引起,也可因内病而,张叔的这个病就是肾阳虚无疑,别说几贴膏药,就是几百贴都不管用。”

    苏炳见到苏小煜如此信誓旦旦,便亲自替老张把了脉,问道:“除了腰酸背痛,还有其他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老张抿了抿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苏小煜见到老张这样扭捏,便明白,肯定是还有什么隐瞒的病症。这人就是这样,有时候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得了病,瞒着瞒着,结果延误了诊治的最佳时期。

    “张叔,您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不出口,小声告诉我大伯便是,这治病的事,没什么好丢脸的。若是延误了病情,最后病入膏肓了,可就来不及了。”

    老张犹犹豫豫地站起来,在苏炳的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苏炳点了点头,似乎有了些眉目,问道:“可有小煜说的四肢畏寒的症状?”

    “有。”

    苏炳更加有把握了,说道:“明日来苏庆堂,配些金匮肾气丸回去,还有,这个房事,是要节制慎行了。”

    “啊?”张婶嘴巴子张得老大,“真是肾阳虚?”

    苏炳点了点头,道:“小煜诊断得不错。”他说话间,又看了眼苏长年,摇头叹道:“脉显沉迟,难道你把不出来?”

    苏长年目露慌色,支支吾吾道:“我……”

    “唉,你是行医几十年了,长年才坐堂多久?你让他一下子断诊,谁断得出来?”赵芳娣出言维护道。

    苏炳强忍着怒气,说道:“时候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

    张婶古怪地看了眼苏炳,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难不成小棺材……额,小煜说得没错?那方才大侄子说得又是什么?”

    庞姨娘在一边听了好一阵子,终于能插上一句话了,乐呵呵地说道:“哎呀,长年还年轻,难免有诊错的时候嘛,上次王老财……哎呀,不说了,不说了,年轻人,毕竟有经验不足的时候,谁没年轻过呢。”

    苏小煜啃着玉米棒子,嘻嘻笑道:“沉脉诊不出来不能怪大哥,毕竟大哥还年轻嘛。”苏小煜这话,说得好像自己很经验老道似的,听在赵芳娣和苏长年的耳中格外地刺。

    苏炳见到张氏夫妇离去了,便坐回位子上,道:“脉象把不准,望闻问切这四诊,其余三诊,你可做到位了?腰疼治腰,胡乱贴膏药,你这和江湖郎中又有何差别?长年啊,你跟着李明贤,还得多学多问,多听多看啊!”苏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得苏长年只能低头称是。

    苏炳没有评价苏小煜是如何看出老张肾阳虚的,挥了挥手,说道:“都吃饭吧。”

    然而明眼人都看得明白,这一回,又是苏小煜占得上风。

    吃过了晚饭,小蝶本来还要缠着苏小煜打闹玩耍好一阵子,然而苏小煜却记得要去参详参详那本《内门八段锦》,便回屋睡觉去了。

    他摸出那本薄薄的小册子,看着里边的不少类似吐故纳新的口诀,便照着书上的方式盘腿坐好,口中呢喃道:“叩齿三十六,升降气归根。”

    哎唷!

    苏小煜还想着拿脚趾头翻一下秘籍,忽然感觉自己盘着的小腿抽筋了!这“神功”还没练成,别先把自己给弄伤了。他赶紧伸直了腿,在床上翻来滚去。

    “看来这内门气功不好练啊。”苏小煜意外抽筋,就已经给这内门八段锦打上了不好练的标签,如果让一些道门内家弟子知道了,准会认为这二货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这是道家流传千年的养气之法,已经属于最最基础的入门功法了!

    苏小煜也不指望能神功大成,还是早早地躺席子上睡觉了。

    这一夜,他又做噩梦了,还是奇奇怪怪的梦境。有拿着刀划拉人肠子的,还有开膛破肚之后,将人的心脏换来换去的。

    他每一次做噩梦,都是被这样血肉模糊的场景吓得半死。

    一个个穿着绿衣服的蒙面人,还有拿着银针将液体注入人体的。苏小煜做的噩梦,奇奇怪怪,又是那么不可思议!

    然而,躺在床上的他,不断地重复着内门八段锦的招式,显得又是如此淡定自若。
北京赛车pk10注册